套路这种东西,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!

文章 / 漫画·小说【原创小说】猎魔枪铭 第八十二章0围观 ·  0评论 ·  0香蕉 /  发布于 2017年 4月20日 23:55 /  举报已收藏

文章 / 漫画·小说 / 【原创小说】猎魔枪铭 第八十二章


“盲人A 和聋子 B 用满弹的六连发左轮进行决斗,两人相距十米,在此距离下两人命中对手的概率皆为 0.5 B 作弊,悄悄靠近 A ,每靠近两米 B 击中 A 的概率便会增加 0.1 A 命中 B 的概率始终不变,而 B 每靠近一米 A 便会对 B 开出一枪,且在同时开枪时, A 的开枪速度比 B 快上一步,在 A 命中 B 时, B 失去开枪能力。

问题1,假设B在离A两米的距离下开始用同等射速对射,问A在不被B命中的前提下,击中B的概率是多少?

问题2,假设聋子B接近和A相距四米,此时连发射出三枪,在B不被A击中的前提下,B的三枪击中A的概率是多少?

问题 3,被子弹命中两发即会被击毙告负,聋子 B 每靠近两米同样会进行射击,双方子弹射空同时未击毙对方便是平局,问双方的胜负平比各是多少?”

这到底是什么鬼题目。

    莫烨脑袋磕在木桌上,嘴间叼着沾了墨的羽毛笔,墨渍把嘴唇染黑也丝毫没有在意,他望了眼摆满桌子的习题纸,心道这道题目还只是冰山一角。

“啧啧。”苦艾推着轮椅从厨房中出来,看着还在题海中奋斗的莫烨,忍不住摇头咂嘴道,“看这气势,也只有高爷爷才会做得出,你是调戏了高烟月还是做了更出格的事情,让他老人家这般盛情款待你?”

“这是我殴打同学的惩罚。”莫烨手指插进头发,痛苦道,“校长和副校长力排众议,否决了开除我的要求,但作为我伤害同学的处罚,我必须赔付他们的医药费,而且再见到他们时必须和颜相对。还有就是副校长认为我是火气太旺才和人起了冲突,而做数学习题便是败火气的最好方式。”

“另外我身上没钱了,医药费还是叶老师帮我垫付的。”说到这里,莫烨扭头看向苦艾,诚挚道,“白……白兔背着我和人跑路了,马术课也没办法开始,能先把学费退给我吗?”

“不退。”苦艾嗑了一口手中的水果,声音脆响,模仿某人的语气说道,“我凭自己本事收到的定金,凭什么退款。”

莫烨脑袋磕在桌子上还弹了一下。

“先不说这些烦心事了吧。”苦艾将架在腿上的果盘端上桌,新洗好的红色水果还沾着莹莹水珠,“从南国刚坐火车来到洛特的莲雾,味道还不错。”

莫烨摇头,“没心情吃。”

“是用你给的定金买的。”

莫烨手猛地探出,拿起果堆中看着最大的一颗啃了起来,清爽的甜味灌入水中顿时让他精神畅快起来,回想起自己还有一桌子的习题还要做,便看起下一道题来。

  “经过一路奔波进入火车站台,你查看列车时刻表:

 东向蒸汽火车,五分钟一趟。西向内燃火车,五分钟一趟。

和其他乘客讨论,发现他们到达这个站台的时间并不固定(所有人员随机时间抵达车站)。每次火车到站,所有人员不管火车东西向,都会乘坐先到站的火车离开。但无论如何等待观察,始终是八成人坐上了东向的蒸汽列车。请问这是为什么?”

莫烨抬起头,绝望地望着苦艾,“学姐,这又是什么鬼问题?”

推着轮椅来到床边,苦艾靠在软垫上,清丽的眼睛望着月亮,“你先猜猜。”

莫烨思索道,“西边就是两个帝国的交界处,再远一些就是飞地,被两大帝国包夹在中间却是墨霜王国的领地,那里没有气势,没有七轮,没有炼金枪,遍地都是两大帝国的冲突与仇杀,荒野中举目望去全是红璃花……人类天性趋利避害,即使是祖国的重要土地也不愿承认,自然不愿往西……”

“这是数学题,不是政治或历史题,拷问的是逻辑,并不是人性。”苦艾转过轮椅,缓缓道,“答案是因为东行的火车永远比西行的火车早到一分钟。”

“???”莫烨一脸懵然,始终想不明白答案,便去看下一道题目。

“一匹黑马从南郊沿直线跑往工业区,时速六十公里每小时,每隔一百米便会停下五分钟,一匹白马,一匹白马……”

触景生情,莫烨 伏在桌子上 再度悲怆起来,手锤桌子道,“我的白焰啊!”少年抬起头来, 像个被抢了重要玩具的孩子, 他是失忆以来第一次露出这幅表情,“学姐,你说我该怎么办。”

“当然是原谅它啦。” 苦艾没有转过身,手撑着下巴遥望夜景,毫不客气道,“换做是我,我也希望能挑选一个美丽,温柔,细心,有钱,受欢迎又没有多少大小姐脾气的小姐姐做主人。”

莫烨对着苦艾,也是对着自己问道,“我就没有什么品行能吸引它吗?”

“有啊。”苦艾陈述道,“舍得花钱。”

莫烨等着苦艾的下一个答案,却见少女抬头寻思了半天,补充道,“傻有钱。”

砰!奔溃下夺门而出,莫烨只想立刻找到白马问个清楚。

中央街核心区域的一家贵族府邸大门紧闭,全副武装的洛特卫队在外围街道上巡逻,他们之中不乏点亮额轮的猫派,即使是老鼠也不能从它们面前通过,森冷的守备足以 杜绝 一切危险。

马术课结束时,莫烨尾随着沫梨来到这里,亲眼看见少女带着白马进了宅邸,在附近打听后,得知这处宅邸隶属于白翼伯爵,洛特实际上的最高掌权者。在三位来自王都的年轻客人入住后,这里的守备便愈发森严起来。

“我希望能见一下沫梨同学。”莫烨向门前的守卫爆出自己的匪号,“我叫莫烨,我是她的魔药学课代表,来提醒她后天作业的事。”

守卫进去通报后得到许可的回复,便领着莫烨进了宅邸中,在大堂迎接莫烨的并不是沫梨,而是脸上贴着黄瓜片的少年。

“莫烨,真没想到这么晚了还能见到你。”钟如霆嚼着黄瓜段,显然刚刚洗完澡,一身睡袍之下还透着氤氲的湿气,漂亮的头发被随意地披在脑后,发现莫烨直盯着自己的脸看,便指着敷在脸上的黄瓜片解释道,“正在做面部护肤,我总得为我这张帅脸负责不是吗?听说你是来找沫梨的?”

莫烨点头,钟如霆转身引路,说道,“跟我来吧。”

伯爵的府邸占地颇大,除了主宅外,还有四五栋客居的小型别墅,结了厚冰面积足以用来溜冰的小湖,紧密排列可供三百仆人居住的小平房,以及阴暗的一角中还能看到石块铺成,通往地下的通道,兴许下方是地下室,也有可能是地牢。

两人行走在玻璃搭成的空旷通道中,挂在上方的炼金灯持续散发着晴天艳阳的热量,冬末标准天气中钟如霆即使穿着一身睡袍也并未感觉到冷,仍一茬一茬和莫烨搭着话。

钟如霆随口问道,“这么晚大驾光临,莫烨你找我家表妹到底什么事?”

“我最重要的东西被她带走了,我是来找她商讨对策的。”

莫烨面无表情,钟如霆却是被嘴中黄瓜噎到了,连呛了几声后才抬起头挑眉道,“你以前好像没这么主动啊。对于沫梨的事,你终于准备认真了吗?”

从沫梨那里讨回白焰的心理准备早已做好,不然自己也不会来到这里,莫烨确定道,“自然定下心了。”

还是第一次从莫烨口中听到这么确切的话语,钟如霆扭过头,笑意似有似无,“不过我倒是想确认一件事,你和我家表妹的相识,究竟是不是从第一堂内修课,七莲灯测试时的中成品储藏室开始的?”

对于钟如霆无数次的试探,莫烨早有心理准备,“不是,我第一次见到沫梨是在叶铭影老师的诊室门口。我有点好奇,那个时候,那个地点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挂怀?”

“没发生什么,一些琐事罢了。不过你说在洛特第一次见到沫梨,看来你真的忘了一些事。”钟如霆微笑道,“不管如何,感谢造物者,我家大龄表妹的事情终于有着落了。”

莫烨皱眉,心道正常的所属物纠纷和造物者以及大龄有什么关系?再说,学院一年级平均的十六岁就算大龄?

最重要的疑问,却是为什么钟如霆对自己和沫梨的正常交集毫不在意,却对中成品储藏室中的事忌讳莫深?

钟如霆领着莫烨来到一处玻璃大棚前,硕大的钨板炼金灯吊在七米高的天顶骨架上,亮如白昼的光亮让棚室中的绿色植物们兴荣生长。 “女伯爵喜欢钻研魔药学,这处温室里的植物都是她亲自在栽培,现在她应该在炼金釜前学习新配方。”

温室正中央有一个迷你小湖,或者称为池塘更合适,莲花与浮萍生得茂密,突然间汩汩气泡上窜,白色的影子如飞鱼般上蹿,一个潇洒回身落在草地上,咧起大白牙。

沫梨一身花格子百褶连衣睡裙,刚洗完的头发透着氤氲,用月蔷薇花饰简单一扎垂在肩前, 纤长白皙的双腿架住颇厚的书本。似乎正看到精彩的部分,如玉般的脚趾不由自主地勾在一起,白马出水她也没注意到,直到白马蹭到她身边一起查看书间的文字,鼻息喷在少女的发丝间,沫梨这才发现,连忙红着脸捂住书本,回想起马匹又不懂文字,便俏皮地吐吐舌头。

“白兔,你又看不懂。”

白马嘴皮一歪,说不出人言的它可是用蹄子在某个少年面前写了一手好字,不过为了少女娇柔的脸皮,它只是单纯咧着牙。

将书本放在一旁, 小脚踩在草上站起身, 沫梨提着准备好的木桶和刷子来到白马边上,回顾在王都中照顾小马驹的记忆,手指捏着刷子轻轻刷动,看着白马一脸享受的表情,半是自言自语地说道, “白兔,你见过真正的英雄吗?”

白马咴了一声,想来不是回答而是刷到了它的痒处,沫梨轻轻一笑,有些腼腆地笑着,“我可是见过的呀,即使只是见过一面,但他怀抱和温暖依然让我印象深刻……虽然心中想到我即使亲眼见到他,能做的也不过是道一声谢,但每每闭上眼睛,总会想象着自己躺在他怀中的样子。虽然不记得他的样貌,但一定很帅吧,毕竟祖母说过,她那个时代唯一称得上英雄的人便是旷古烁今的大帅哥。”

想到这里,沫梨叹了声气,“祖母和英雄错身而过,母亲遇到的英雄却是堕入人性黑暗,每每想到她们的故事总感觉有点不开心,我总喜欢能看些温馨的故事缓缓心情。”

“咳。”温室外突然传来一声咳嗽,表哥领着另外一个少年走了进来,沫梨 拿着刷子和桶没反应过来,被白马拱了拱侧腰,她才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放在草地的书本上。

“吖!”沫梨伸手想去掩住书本,手忙脚乱间却被木桶绊到,身子往前一扑压在了书本上,却也露出裙下大片雪白。

白马盯着钟如霆,钟如霆看向莫烨,莫烨心想自己连少女的裸体都看过了,这又有什么好看的,便抬头望着天顶。直到少女扶着裙摆起身,两人一马才结束了互相监督。

“那个……”红晕蔓上耳根,沫梨紧紧捧着手中的书籍,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询问道,“表哥,还有莫烨,你们刚刚没看到什么吧?”

钟如霆和莫烨对视一眼,连连摇头道,“没有没有,什么也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裙下风光自然是没看到,但那本颇厚的小说书名倒是看得一清二楚,《少年英雄与公主的粉色罗曼史》,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个粉红法?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钟如霆用胳膊肘捅了捅莫烨,“你不是大晚上来找我家表妹有事要说吗?快啊。”

   “是的,沫梨同学。”莫烨深吸了口气,“请把白焰还给我。”

   钟如霆一愣,心道这和他想得有点不一样。


标签加载中...  
收藏
投1蕉
安利给基友
Pananoia 认真工作,好好学习,不要想有的没的。。
私信+ 关注
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,请重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