套路这种东西,半个世纪前就有了呀!

文章 / 综合【中二过】翻遍黑历史……0围观 ·  0评论 ·  0香蕉 /  发布于 2017年 9月11日 00:10 /  举报已收藏

文章 / 综合 / 【中二过】翻遍黑历史……

UP第一次中二发病,是从小学时候看火影后开始的。那时候佐助打在不斩失败,为了变强对着自己手背的伤口发誓。

UP也想变强,于是拿着烧红的小刀烫了自己一下,并且忍痛发誓。这之后觉得自己强了不少,连火遁豪火球之术的结印都学会了。

从此,UP一发不可收拾,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萌二+中二病。

先来看一波UP的房间。

这是读大学撕毁前的留影。此其一。现在看来自己都难以理解为啥会这么中二。


和所有中二病一样,写小说几乎是必经的一个过程,UP也不例外。在最初没有电脑的时候用手写,写了厚厚的一叠三部小说,科幻,玄幻,悬疑各一部,后来到了大学还连载过一段时间网文。现在看来尴尬的要死的事情,那时却浑然不觉。

昨天翻箱倒柜找了几篇手写稿,拍上来给各位看看,文字选取了两篇人设,剧情就不发了,尴尬得让人受不了啊。

诸位一笑便是……


最后身位一个合格的中二病,当然少不了研究魔法。这可以说是必备过程。此段黑历史已经彻底被我抹杀了,现在只找到两幅法阵的照片。

第一幅居然还是用黑笔仔细上了色的。

那时深信此阵可以引导月之魔力。



现在UP已经是一个工作三年多的社畜了。每每翻阅黑历史,除了尴尬之外,更多的是一丝怀念和莞尔。时间虽然让我成熟,却抹杀了我的想象力。现在再拿起笔,根本不可能写出原先那么天马行空的东西。这些东西现在全部成为了我的回忆。我的至宝。


PS:作为有一个中二的证据,UP再发一篇从前看完《快要坏掉的八音盒》后写的短篇小说,一字未改。 “的地得”都可能用错。诸位见谅。


《雨中》

 

 

她大概已经忘记了,在那个雨落倾城的夜晚,荡漾在空气中的铃声。

“叮、叮……叮……”

-题记

 

“怎么能爱上机器人?!醒醒吧你!”

出门前姐姐的吼声依然在耳边回荡。

“……”

抛弃痛苦,抛弃悲伤。此刻槿的心中只有一个念想。

天空还是向往常那样阴沉,不时有灼人感的雨滴从中落下。气象员通过携带广播不断地提醒酸雨即将到来。

皮肤不时传来的阵痛感在催促槿。

“时间不多了。”

他缓缓停下脚步,看了看自己因酸雨泛黄的手,笑了?

“说好的,我们要一起看蓝天……”

不知是对谁说,槿咬了咬牙,继续奔跑起来……

 

\\\\\\\\\\

 

六月七日

 

今天酸雨还是没有停,槿先生也没有去上班。

小花(向《快要坏掉的八音盒》致敬)在槿先生起床之前就把客厅整理干净了,槿先生醒来后夸我是个好孩子。小花好高兴。

对了还有,最近槿先生老是心不在焉的,是生病了吗?小花很担心。

又做了一个晴天娃娃,希望明天是好天气。

 

\\\\\\\\\\

 

时间是六月一日,结束了一天工作走在回家路上的槿忽然接到了酸雨避难的紧急通知。

“糟糕了,这雨怎么说下就下……”

槿才看完通知,天空就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。

“得赶快了。”槿把外衣撑在头顶,向着就近的建筑物奔去。他记得不远处有一个废弃的工厂,应该可以暂时避避雨。

……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槿总算是找到了那个工厂,他把外衣铺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,坐了下来,百无聊赖地望着外面如幕帘一般的滂沱大雨。

一阵冷风从空阔的大门中贯入,槿不由打了个寒颤。但是他的注意力却被一阵轻盈铃声吸引了。

“叮~叮~”

大概在随风摇曳,清脆的铃声荡漾在空气中。

寻着声音,槿向工厂深处走去。不多时,他便来到了声音的发源处。可以确定,槿看到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景象。

一堆建筑垃圾中,一个女孩静静地躺在那里。她的面容恬静而安详,即使满身灰尘也无法掩盖她的美丽。

她的手腕上系着铃铛,空灵的声音就是从此发出的。

“你也是一个人么?”

槿像着了魔似的,拉起她的手……

 

\\\\\\\\\\

 

距离下一次废品处理还有 4 小时,也就是晚上 10 点,在此之前一定要找到。

周围空无一人,槿玩命似的在雨中奔跑,出门时穿的大衣此时已经满目疮痍,脸和手掌也因为皮肤地脱落开始出血。

“我是在雨夜遇见你的,所以一定、相信我一定会找到你的。小花!”

 

\\\\\\\\\\

 

六月十日

 

持续五天的酸雨终于停了。槿先生抽空带我去了地下商店街。小花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东西。果蔬店、日用品店、电器店好多好多,小花都没有见过。货架上的东西有许多小花连名字都叫不出来。

小花和槿先生逛了一整天,在槿先生的帮助下,小花认识了很多东西。可惜小花的语文不太好,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怎么写的。

不过最后最后槿先生买了一袋苹果给我做礼物。

小花很开心,苹果红通通的像脸蛋一样。

不过槿先生告诉我这苹果是人造的。真正的苹果是长在树上的。

树是什么样的呢?是不是和槿先生说的那样老高老高了……以后小花一定要看看树。

 

\\\\\\\\\\

 

“我叫槿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槿的身旁坐着沉睡的女孩。名为陪伴机器人的废弃物。

女孩没有回答,或许她根本听不到。但是槿还是继续说下去。

“是吗,你叫小花……初次见面……”

寂静,槿又一次看着女孩的脸,一种奇怪的感情从他的心中缓缓滋生。

“小花……你也是一个人吗?”

“小花……你也很寂寞吧?”

“小花……我们都是被人抛弃的人啊。”

嘈杂的雨声中,混杂了男人寂寞的囔囔自语。

夜,更深了……

 

\\\\\\\\\\

六月十一日

 

今天小花做了一个梦,梦中槿先生和小花一起坐在工厂中说话,但是醒来小花后就不记得的槿先生和小花说什么了,失望。

不过小花还是感到有些开心,因为小花把梦告诉了槿先生后,槿先生似乎很高兴,小花从没见过槿先生这么开心。

小花想知道为什么,槿先生只是说他很幸福。

但是,幸福是什么呢?

小花想要知道什么是幸福。

 

\\\\\\\\\

 

找到了……我的……

和第一次遇见时一样,废弃物中的小花沾满了灰尘和泥土。她静静地躺在那里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……

“小花……晚上好……”

槿刨开周围的废物,向一个月前那样,拉起沉睡的女孩,紧紧拥在怀中。

“已经不要紧了”他拭去女孩脸上的泥土,“小花,我们去看蓝天吧!”

 

\\\\\\\\\\

 

“小花、你的眼睛真漂亮,要说的话,和蓝天一样呢。”

槿起身望着阴郁的天空,对身旁抱膝而坐的女孩说。

“蓝、天?”

由于刚苏醒,女孩的询问有些停顿。

“对,你还不知道吧,天空原来是蓝的。”槿的语气中带着自豪,“小时候我在非污染区看到过一次。那样的天空和你的眼睛一样无瑕。”

“蓝天!”

再一次,女孩的语气中充满了憧憬。

“决定了。”槿拉起女孩,“小花、和我在一起吧。我们一起去看蓝天。”

“在、一起。”

没有犹豫,女孩点了点头。

 

\\\\\\\\\\

 

六月二十三日

 

连续两天小花都在做同一个梦-槿先生坐在小花面前默默的流泪,嘴里不断的念着小花的名字,好像很伤心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?

小花想和以前那样做鬼脸,那样的话槿先生也会露出笑容吧。

可是小花的头和身体都动不了。

“槿先生,别哭了。”

小花想这样说。

 

\\\\\\\\\\

 

“小花,在哪?”

六月二十八日晚,再次去机械场咨询的槿回到家,本应躺着一个少女的客厅此刻却空空如也。

“你说那个报废的机器人?”姐姐梓从厨房走出来,“我帮你把它回收了,那么大的废铁在家里多占位子啊。”

“小花才不是废铁!”槿吼道,“小花是……小花是……”

槿说不下去了,他飞快跑向玄关,却在出门前被梓拦住了。

“等等啊,槿,你现在不能出去,刚才有酸雨警报。”

“让开!”

槿粗暴的推开梓。

“不过是一个机器人!你要的话我再买一个给你就是。”

梓拉住槿的肩膀。

“小花不是机器人,她是我的家人。”

“家人?”梓愣住了,“我才是你的家人!槿你要明白它不过是一个机器人啊。”

“你?”槿嗤之以鼻,“把我抛弃了十几年的你也算家人?”

梓顿时感到一阵窒息,抓住肩膀的手渐渐松了下来。

“好,就算我不是你的家人……你也不能和机器人……”

“我爱她!”

头也不回,槿冲了出去。

“人怎么能爱上机器人,醒醒吧你!”

身后传来梓绝望的喊声。

 

\\\\\\\\\\

 

雨不会停的……

“小花、等到下一班的列车来,我们就能一起去看蓝天了。”

废旧的站台上,满身是血的男人和沉睡的机器人等待着永远不会来的列车……

她没有在奢望,只是静静地倚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蓝天一样……”

男人就这样幸福的睡去……

 

\\\\\\\\\\

 

“槿先生,幸福是什么?”

“幸福啊、就是我和小花永远在一起。”

(完)


标签加载中...  
收藏
投1蕉
安利给基友
鬼工操纵师 式微、式微,胡不归?
私信+ 关注
评论区0条评论快速回复评论已发送成功评论发送失败,请重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