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
所属分类:漫画文学
帖子:1.0万

「以交往为前提而将与AC娘的一模一样的男孩子人体炼成之后,我竟然变成了她的仆人」

我要投稿
【魂穿长篇】落凤坡没死的我果然有问题·第六十二章
阅读量:...
评论:...
...
...

分享文章到

2017年10月12日 22:39:22
    展开共1Part

     穿越改命之卷: 合辑(1—10章)

       西川攻略之卷: 合辑(11—25章)

         荆州风云之卷: 合辑(26—40章)  

   汉中乱战之卷:      合辑(41—55章)

凤雏飞天之卷:

   第五十六章·第五十七章·第五十八章·第五十九章·第六十章·第六十一章


         第六十二

          以逸待劳

这一日虽然襄阳城经历了一番强攻,魏蜀两军却说不上有过多激烈的交兵。

不过眼下关羽的大军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点,这也是让襄阳守将吕常心惊不已。

关羽撤军回帐后派出去的四路斥候也捏死了襄阳城外四向气门,这却是吕常尚不知的蜀军暗线。用过晚膳过后的关羽没有返回寝帐休息,而是一个人独坐在帐中掌灯读书。今夜对他注定是个不眠夜,他就等帐外能有一丝动静传回面前。

烛火飘摇灯影乱,南宫在寝帐也并不踏实。自己制计去捅了荆北曹军的马蜂窝,没有个确信总归没有安全感。

      

冬天的深夜寒风如刀,襄阳城内也暗流涌动。吕常在城楼阁上提笔之时也是抖了个机灵,写好了书信后他安排四路人马自申时至亥时按时辰从四个方向潜出。

若不是南宫也算计在前,提前嘱咐关羽死守紧跟,这信使估计就借着障眼法溜出城了。

城西的最早出,潜伏在西门的蜀军斥候见有快马出城后也立即远远跟了上去。一连跟了十余里地最后却见那信使调转马头往北进了山,才断定乃是疑兵之后以飞鸽传书送信回营。酉时三刻第二支信使自南门而出,被斥候发现后也同样一路紧跟却见此人在江畔上了船,想是疑兵。不就戊时刚至,第三支就自西门而出却向着东面绝尘而去。直至亥时之末,最后一名信使才趁着夜色从东门摸黑而出,出城不出一里便往西调转,埋伏在东门的斥候见此状立即传书回营。

      

子夜将近,关羽看了许久,忽觉手尖寒冷便将书放了下来。他起身走下案几,来到火炉之前暖了暖身子。之前几封回信都不是好消息,关羽心里也渐渐焦急了起来。

   这时帐外卫兵小跑入帐,单膝跪地高举一张绢帛禀道,       “将军!营内又有飞书至!”关羽转身快步上前,一把掠过书信迎着火光看了起来。

   片刻之后关羽大声对着帐外吼道,       “取我披风来,去见军师!”卫兵手忙脚乱为关羽递上狐裘披风,为他披好后随着脚步往南宫寝帐走去。

关羽一把挑开帐门,南宫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。他被关羽这动静惊得直接坐了起来,望过去只见关羽带着几名卫兵哈着白气正站在门口。

“军师!有消息了!吕常于不久前派出信使,假作往东却在城东不远调转往西奔去!”关羽单刀直入,对南宫说罢又掏出书信递了上来,“此乃斥候回信,先生过目。”

   南宫接过绢帛展开看了起来,见信中确认信使往西寻曹仁救急之事。读罢之后猛拍大腿,起身向关羽走来说道,       “将军,此计以成。不过眼下还不是妄动之机,襄阳以西还是要让斥候轮番守候关注敌军动向,待援军之事有了确信,你我再拔营往合肥趁他曹仁未能进入襄阳再逼他向东奔袭。”

   关羽也坐了下来,向着南宫点了点头。他示意左右为南宫点上火炉之后对南宫说道,       “先生,此计中调兵列阵之事关某还需向你请教。这曹仁生性十分谨慎,治军保守却事事万全。若他步步为营,不为吕常书信动摇,恐我军仍是不好行此调虎离山计。”

   南宫听了捋了捋胡须,往火炉处靠了靠。双眼凝视跳动的火光,思虑了数刻时间说道,       “如此,待斥候确信曹仁调兵返程之后。将军再率三军以铁壁之姿围城而攻,势必杀得襄阳十万火急。此次围攻势必破城,只是用兵须神速。杀破即撤,撤出数里之后再趁城内松懈以骑兵奔袭杀个回马枪,誓要那襄阳将士丢盔弃甲,风声鹤唳。”

   关羽细细听完,起身回道,       “关某知了,那先生早歇。明日起我辰时整兵,时刻待信至而兵出。定保此计万无一失。”

南宫也起身双手抱拳,送出关羽后回到床上。他本没想这么快便有确信,不过那吕常也是想趁蜀军不备而走漏风声,还不惜放出三路疑兵。这生死成败全在一丝丝细节之上,谁能多谋划一步甚至两步三步便可把握局面。

心中大石落地的南宫顿觉心神疲惫,两眼打着架撑不住了。

      

第二日,南宫起身后已是辰时三刻有余,风寒的症状在药汤和调理下好得差不多了。不过以防万一卫兵还是给他裹了好几层棉衣才放他出帐,南宫准备好后便径直往校场走去。

毕竟这前方有信与否,只需看兵马是否调动便可知一二。

来到校场,攻城之器被调出立于营内、而三军也轮番在校场中待命。南宫一眼看了过去,这关羽约摸调动了不下一万大军在此轮岗备战,想关羽也是经过昨晚一番交流更加谨慎了些。

校场出来,看情况前方还没有线报送回。南宫动身往军帐所在走去,来到不远的军帐门前走了进去。

帐内关羽也是全副武装,正在案旁勾勒一副对势图。南宫远远行了一礼后靠了上来,细细看去那图中以襄阳为中心,把汉水两岸数里的地形高低都简略勾画了出来,而密密麻麻的标记遍布其上。

   南宫终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,       “将军,此图所示乃是?”

   关羽听见南宫问来,转身将手中的笔放下后哈哈一笑说道,       “待战之时,闲来无事。叫那副将把汉水地势及襄阳城防画与图上,适才于图中与那曹仁杀了几回合。”

   南宫听到此更加好奇,接着问了下去,       “此番攻城曹仁应是不在,与那吕常攻守何须如此阵仗。”说罢他手指了指襄阳周遭密密麻麻标点。

   关羽笑道,       “与那吕常厮杀有何乐趣,我只当那曹仁尚在城中。先生你看,城内五万大军严防死守,而我军只好以强攻为假象,诈败而退。于此城外百余步之地反身再战,虽破城不得却也可伤其襄阳守军之筋骨!”

关羽说罢转头看着图上又放声大笑起来,仿佛是杀出了一时大捷一般。

南宫顺着关羽的解析看去,确实在图中用兵是关羽占据了些许上风。他心想这关羽应该也是耐不住寂寞了,期待着一场大战吧。

   南宫想起平日里自己也算会些围棋,便向关羽问道,       “不知将军帐中可有围棋?见将军如此,我也想与将军杀两局。”

   关羽听罢马上说道,       “先生倒还提醒我了!来,关某早欲向先生请教一二!”

说罢他示意卫兵将围棋桌盘及棋子取出,然后领着南宫在帐中火炉一侧坐了下来。

棋盘送至,旗子就位。关羽执黑而南宫执白,两人就在这军帐之中交锋起来。

真正的战事就在眼前,而眼前的战事杀得正酣。关羽与南宫坐在温暖的军帐中以逸待劳,只等曹仁入局来点燃襄阳城中仅剩的这一丝星火了。


      本小说是UP主  原创首发于自己的兴趣向微信订阅号,并同步独家更新于Acfun文章区。还同步跟进了轻文轻小说、SF轻小说网,创世中文网哦~更新ID请认准“风间柳也”和“柳也先生”哦!其他都是盗版哈哈。感谢大家多多支持!

我的订阅号不仅会第一时间同步更新  《落凤坡没死的我果然有问题》 (原名:落凤坡没死的我在这个世界上果然有问题),还会有其他UP主精选的原创小说独家更新。

今天的更新奉上,请放心食用。

      如果对小说本身有兴趣的话不妨在微信搜索“  shuguiofme ”添加我的微信订阅号。有什么疑问和想法都可以留言给我。

收藏
投1蕉
你的态度
  • 稿件中的视频

    相关帖子
    0

    错误信息